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茶的心情小窝

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日志

 
 
关于我

青梅对绿茶说:感觉活着很累,活着就是为了等死!绿茶对青梅说:不,你活着不是为了等死,是为了等我!

网易考拉推荐

苦逼的学习VS过度诠释是一种病  

2012-12-03 19:50:24|  分类: 心灵小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逼的学习VS过度诠释是一种病 - 绿茶 - 绿茶的心情小窝

苦逼的学习

听到或见到开会二字便心烦意乱,进入会场心神不定且昏昏欲睡,这条件反射式的症状几乎侵蚀到身边的每一个人,无奈大家伙儿还得装腔作势,配合着各级需要,认认真真搞形式,扎扎实实走过场。

拾捌大召开以来,整天大会小会不断,被折腾的苦不堪言。看了电视直播,写了心得感想,把所有人三三两两分组讨论,先是交流发言,接着饭前演讲,再是办黑板报,出学习快报,最后上报经验做法,观摩先进学习单位……乍看氛围浓厚,实则一厢情愿,都是被上级一纸通知给逼的,就那么点事儿,活生生的给玩出了一朵花来。前一出让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儿呢,另一出又接着来了,领导辅导授课,专家巡回讲授,知识竞赛,演讲比赛,观红色影视,黑板报展评,心得体会展评,优秀教案展评,学习动漫展评,专题图片展评,参观见学,迎接工作组检查……想到这接二连三的事儿很快就要一一袭来,想到这接二连三的事儿自己一个也躲不过,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实在不是我思想觉悟不高,实在是个人觉得这折腾不必要啊。主席的讲话已经很全面很具体了,原原本本学习了就得了呗,为嘛子非要引经据典给那报告的每一句话没一个字儿都做出解读呢,是要显得自己觉悟高,还是要显得自己理解能力强?报告中,关于强国强军强民生,都已经很详实了,政策都是好的,最根本的不也是要落实嘛,不然,学习的再通透,解读得再深细,也都是夸夸其谈,好的政策不落实下来都是扯淡,最终成为群众嘲讽揶揄的笑谈。真是,我们的各级领导们,还不如把那一坐一天开会学习的功夫,用在扑下身子放低架子深入基层调研解决实际问题来得实在呢,群众们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们也是很可爱的,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幸福了,能不拥戴你们?你们能没政绩?你们的仕途能不顺风顺水?如果这些底层群众幸福了,哪还有那么多刁民?哪还用得着你们花尽心思将枪口对向同胞去维稳?

扯远了,扯远了,再一次就此打住。看似又是牢骚,其实与茶的心情无关,茶心情好着呢,只是闲暇时小愤青一下,想说的太多,又不敢深说,牢记一友人的劝告:莫谈政治,只谈风月。另外,茶想说的,大家都懂的。

附上一段子吧,相信这能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心声:当下国人仇的不是富人,而是不仁;恨的不是政府,而是正腐;愤的不是贫穷,而是不公;怕的不是警察,而是枉法;愁的不是没钱,而是通涨;看的不是报纸,而是谎言;炒的不是股票,而是自杀上吊;吃的不是健康,而是内伤;转发的不是微博,而是良知的坚守与罪恶的唾弃。

苦逼的学习VS过度诠释是一种病 - 绿茶 - 绿茶的心情小窝

过度诠释是一种病

【本文引自网络,与大家共赏。】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毁掉一首歌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设成闹钟,毁掉一本书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划入考试范围。

高考结束后几天,新疆作家刘亮程从朋友那里得知,他的散文《柴禾》成了2012年四川高考语文卷中的现代文阅读题素材。他尝试着做这一部分题,竟然答不上来。“这些题目已经超越了语文教学的范畴,属于一个命题者对读者一厢情愿的期待。”刘亮程如是说。

作家的作品被拿去当考题,自己却答不出,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王蒙先生写过一篇短篇小说《羊拐》,大意是:他从新疆回北京探亲,得知女儿想玩羊拐,于是他找了一口袋羊拐,等到第二次探亲时风尘仆仆地带给了女儿,女儿却说:“我们早不玩这个了。”

这篇文章被选入了中学语文教材,还被当成考题来考学生。其中一道选择题是,本篇小说的主题,选项有:父母爱子女,子女不爱父母;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与子女应该加强相互了解;一切事物都是与时俱进的。

王蒙先生做这道题时,认为哪个选项都正确,不知道选什么好,只好看答案,原来是:一切事物都是与时俱进的。王蒙说:“如果这个题目只能选一个答案,其他都是错误的话,我这个作品就掉了很多价。语文教学和文学的解读,存在一个悖论,别把孩子教傻了。”

中学语文教育,未必会把孩子教傻,只是容易把孩子教出毛病,这就是安波托·艾柯所说的:过度诠释。

过度诠释之风由来已久。韩非子曾讲过一个郢书燕说的故事:楚人写信给燕国的宰相,不小心在信上写下了“举烛”两字。燕国宰相认为举烛的意思就是追求光明;所谓追求光明,就是要推举有才能的人并任用他。于是告诉了燕王,燕王十分高兴,以此来治理国家。虽然这样得到的效果很好,但根本就不是信的本来意思。

如今的中学语文课上,郢书燕说比比皆是。读到名家作品,老师们带着学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脸上砍几刀,分个段落,概括出每层的大意。然后再分析重点语句,找出修辞手法,挖掘出各种深意:控诉了什么,揭露了什么,批判了什么,赞美了什么,表现了什么……尤其是鲁迅先生的文章,似乎通篇都是达·芬奇密码,需要注释和破译。经过一番机械式的训练,学生都可以达到目无全牛的境界,成了标准的“庖丁”。阅读文章时本应有的情感体验,被严谨的解剖技术所替代。

学者刘文典曾说:“在中国真正懂得《庄子》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庄周,还有一个就是刘文典。”刘文典向来狂傲,但也不敢说自己比庄周本人更懂《庄子》。如今,部分教材编写者、试卷出题人和语文教师,是不是也该反省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