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茶的心情小窝

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日志

 
 
关于我

青梅对绿茶说:感觉活着很累,活着就是为了等死!绿茶对青梅说:不,你活着不是为了等死,是为了等我!

网易考拉推荐

让人长久思索的好书好剧  

2013-01-21 14:11:06|  分类: 影视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

    经好朋友推荐,看了王志文、左小青主演的《天道》这部电视剧,头一遍五迷三道,所以又找机会认认真真看了二遍,短短24集有些让人觉着不过瘾哈。自认为剧中所传输的部分东西还是理解了的,本想写些什么,无奈才疏学浅,怕开了黄腔,找度娘想要获取更多的东西,顺藤摸瓜发现了这篇好文章,作者kittyqiuqin的观点精彩、全面、中肯,很具有代表性,于是就全文引用过来供自己去寻“道”了,同时,分享给大家。茶在观看过程中,也曾多次向博友推荐看这电视剧,真是精彩好剧,不得不看哦。接下来,趁热打铁,该去好好欣赏并领悟那《遥远的救世主》了。

让人长久思索的好书好剧 - 绿茶 - 绿茶的心情小窝

让人长久思索的好书好剧

文:kittyqiuqin/图:网络

许久没看过这样好的小说了。大半个月来,应对完年初忙碌的工作和紧张的考试,几乎茶饭不思地沉在里面,翻来覆去读到深夜,做了好多的笔记。有一两晚是通宵在读。早上晒着洒进窗棂的冬日阳光,回味着书中一句句精彩的对白,一下子竟不知身在何处。接下来,买到了原著者豆豆自己改编的电视剧《天道》,通过视听反复品味……不光是感动!把它推荐给我的钟明大哥说,它很饱满,象一场精神会餐。我读它,觉得如书中的肖亚文评价男主人公丁元英时说的:“就象开了一扇窗户,能够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让你思考、觉悟。”我从未象现在这样,被难以言喻的感悟一遍一遍地撞击着,不停地思考。

     《遥远的救世主》以独特的视角和高度,刻画了一对超脱凡俗的男女,一段可以说天国里才有的爱情,一个现代版的既合国法又合佛法的杀富济贫的商战神话。男主人公丁元英是个与当今社会价值体系和常理格格不入的边缘人,他从私募资金金盆洗手,隐居古城以图清静无为,却与女刑警芮小丹相识。芮小丹的率性、勤奋、豁达和对爱的真挚感染了他,两人成为知己。通过对“文化属性”的讨论和实践,为了承诺的给芮小丹爱的礼物,丁元英为几个古城的音乐发烧友和贫穷的王庙村创立了格律诗音响公司,设计了一场几乎不可思议的杀富济贫的神话。而就在神话即将实现、这对睿智知己的爱情和人生观已升华一致的时候,芮小丹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遇难了。对传统文化的公然挑战,加上一系列的变故,让丁元英惹来了更多的骂名……

      这本书无论从思想境界、知识结构、人物塑造、写作手法、语言对话方方面面都是精品,它透彻地探讨了宗教与人性、社会规律与文化属性等深层次问题,展现了丰富专业的宗教理论、融资股票、音乐音响、商业法律等知识,具有相当的深度和广度。但相信不是很多人能看得懂或者耐烦看的,在生活节奏如此之快的今天,人们毕竟容易接受融合自己口味的快餐文化。书中繁多的宗教、音乐音响和商战知识,读起来需要慢慢地消化,而主要人物的观点和思维对一些读者来说会不可思议,甚至可能有遥远、陌生、压抑的感觉,即便能理解,但那种境界,可能也会让人产生可望不可及的酸楚滋味。但是,静得下心来,逐字品味,难以名状的共鸣感会逐渐地包围过来,再读深一点,才发现自己因它,已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谁是救世主?

      书名为什么叫“遥远的救世主?”这个救世主指的是谁?……为什么遥远?行踪怪异、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主人公丁元英出场后,一桩桩事件展露了他独特的思维、独到的眼光和神秘的才能。但是,小说并没有试图把他写成一个救世主。他只是一个能破译文化属性密码、能出好点子的智者。好心的主意出了,能“悟”到多少,“做”到多少,就看围绕他身边那些个人的修行了。在开篇不久他与韩楚风夜饮时就感慨:“中国为什么穷?就穷在幼稚的思想,穷在期望救主、期望救恩的文化上。”这种依赖别人的道德期望而企图破格获取的弱势文化统治了中国几千年!在王庙村,他给贫困的农民明晰地阐述了这种道理:“咱们的优势就在于能吃别人吃不了的苦。”“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咱们就比别人多了些生存机会。”“改变命运的只能靠自己。”在叶晓明等三人面对乐圣公司的诉讼要求退股时,他也并没有告诉他们诉讼也是商业计划里已预料到了的一步。如果每一个细节都告知他们,那么与直接的施舍有什么区别?人不能决定另一个人的路应该怎么走。这是他明确的认知和社会责任感。

       格律诗公司的“杀富济贫”之所以取得成功,固然离不开丁元英这个天才般的导演,但最为本质的,还是人们为改变自己命运的愿望和奋斗。没有王庙村贫穷农民满腔热情的投入和辛劳,没有冯世杰、叶晓明等音乐烧友的良好愿望和热情,没有欧阳雪、肖亚文关键时刻对大局的充分把握,这个计划无法实现。但在权衡个人利益、放眼长远方面的不同,也使他们有了完全不一样的结局。叶晓明、刘冰、冯世杰是这个社会中常见的一类,他们渴望有自己的事业,也懂得创造机会、借助外力去实现梦想,但这个层次的人,受着知识水平、阅历经验的种种限制,目光短浅,只注重眼前利益,自以为是,在利益面前失去自己的判断力,一个自己请来帮忙的高人却被他们处处怀疑和猜测。这是人性趋利的本能,也是不善的一面,所以他们只能与机会失之交臂,用冯世杰自己的话说是“烂泥扶不上墙”。“杀富”的另一方、对手乐圣公司的林雨峰也是个聪明人,可自认为“只有矛、没有盾”的他永远不明白自己是怎样被看似软弱无能的农民打败的。他不服气,拿着枪找丁元英,丁说:“杀富富不去,救贫贫不离。”道理讲得明白,林雨峰还是听不懂,只得开车坠崖。而刘冰,因着那点市侩的虚荣和期望破格获取的贪心一直无法抛去,连最后的机会也想着算计他人而错过,丁元英告诉过他“如果你行,到哪里都行;如果你不行,到哪里都不行。”换句话就是“没有人能救你,只有自己救自己。” 他还是无法想明白,只好怨恨着,跳楼自杀。

      读到最后,答案已很清楚,一句话:靠谁都靠不住,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可既然是自己,为什么还“遥远”?这就是作者想传达的人对自己的认知问题。在忙碌追逐名利的现实社会里,有几个人能看得见自己的心呢?经历决定视野,性格决定命运。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和教育造成了一种丁元英多处谈到的根深蒂固的“靠”的意识: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等等。如果要想靠自己,首先要把自己信奉的最高东西都打破了,才可能重新建立自己的思维。天道其实就是人道,以人为本才是最基本的立足点。但要打破这些固有的东西,达到充分认知自我、及时把握机遇、顺势而为、智慧进取的境界,是很不容易的,得思索,得有勇气拷问自己,得回归一颗纯净的心。在这个价值体系和生存法则已非常浮躁、人人被市场经济大潮卷得随波逐流的时代,能做到凡事以自己的“心”和“力”去对待,真的还相当地遥远。

      电视剧改名为《天道》,更直白地突出了作者的意图:天道,不是什么替天行道, 而是回归人的本真,是做人、 对事要诚实、发自内心,要尊重客观规律。

 

关于文化属性的讨论与实践

      有关文化属性的讨论,在开篇没多久丁元英离开北京去古城隐居前夜和韩楚风醉饮畅谈时就已开始。丁元英把正天集团两个副总裁一定会鹬蚌相争、把谁破译了文化密码就能在中国股市开箱取钱、愚昧对于智者就是社会资源等都归结为文化属性的结果:“任何一种命运,归根结底都是文化属性的产物,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接受了芮小丹的爱后,在引导她如何给高智商罪犯王阳明灵魂归宿感以取得审理突破时,丁元英和小丹深入探讨了文化属性这个问题:“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人心中都有一个“主”——“支配人的价值取舍行为的那个东西就是主,就是文化属性。” 

     书中出现最多的那句融会了基督神学、道教、佛教三大宗教共同点的“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是丁元英浓缩归纳的他认为可以互相参照了解东西方文化属性中的共同之处。这几个字事实上也就是文化属性,就是以做人、对事的诚实支配自己的价值取舍,尊重客观规律。初初看来是有些深奥难懂,丁元英把它教给了小丹后,小丹在对王明阳的审判中自己以用心的理解加以应用,获得了成功。出于把丁元英在古城多留一段时间、更出于对这个理论的实践愿望,她向丁提出要以文化属性给王庙村写扶贫神话的礼物。在丁元英实践这个神话的过程中,小丹越来越明白,文化属性决定了命运,一个人对任何知识和理论,只有自己用心地觉到、悟到,才能有所为;我们读者也越来越明白,对于个人来说,文化属性就是认知态度、价值观、人生观、思辩能力。当金钱在主流文化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时,各种人在利益驱使下的种种表现也就不足为奇,最终,能够在竞争中成功者,就是懂得尊重自己内心、尊重客观规律的觉者。

      丁元英的扶贫神话,不是简单的救穷,根本上是想引导农民背离对传统文化和思维方式。他和小丹不但没有任何利益在里面,而且他早已预知自己设计的这场杀富济贫对传统观念的公然挑战,“不打碎点东西不足以缘起主题,”会给自己招至骂名。他的想法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开始连小丹最好的朋友欧阳雪都问:“这里边没有小丹什么事,你图什么?”干事总得“图个什么”的问号在大多数人脑子都闪过,因为在现今的价值体系下,人们认为一个人做件事情总会有所图,不是图利就是图名,没个实惠的“图法”,不可理喻。这是弱势文化的悲哀啊。

 

丁元英——为什么他可以扒拉灵魂

      丁元英未出场,就被评价为“可以是魔,是鬼,但绝对不是人”。因为他有着超常人的思维和睿智,仿佛一切的人和事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而他为人处世与众不同,不按常规出牌,个性极不入世,又让人不可理喻。其实,只不过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看到的结果就不同而已。他只是一个善于拨开表象看本质的思辩者。之所以说“善于”,是因为他在不断地经历着觉和悟的过程。很少有人真正懂他,因为很少有人能够和他站在一个高度、一个层面对话,因此他是孤独的,这种孤独让人觉得悲凉;他精神的超现实某种程度也决定着在生活中的格格不入,他的这种自我修炼有点出家人修行的味道,这也应了小丹那句“剃了头发就可以当和尚”。 

      他评价自己是“一个对传统文化极具偏见的人”。“偏见”,也就是说有着对当下的主流文化不同的声音。为什么用“偏”字,本身就说明传统文化对非主流文化的不包容性,才会让人们觉得他怪,觉得他身上充满了“不合时宜”。他有着长时间在国外留学和生活的背景,使他得以感受不同文化的冲突和碰撞,从而比更多人有了抽身而出反观中华文化的机会,对于传统文化与现实的不适他有着更深刻的体会。而恰恰是这种普通人所没有的对传统文化的“偏见”,使得丁元英对周遭的人有着神奇的吸引力;恰恰由于有了“偏见”,他才会深刻反思一个人在主流文化中应该扮演的角色,悟到保存自我、尊重规律的重要,他以对天道的认识和思辩,以对文化属性的抽身反思,获得了缜密的智慧;以毫无圆通却真率的人品赢得了信任和广泛的社会关系,从而使格律诗公司海外检验通过、市场顺利打开;以实事求是、尊重客观规律的态度预料到了一桩桩事件、策划了成功的扶贫商战;而他的智慧和劳动又没有用来为自己、为小丹有所图!他的想法和行为,在这个金钱和权利已成为推动力的社会里太凤毛麟角了,太标新立异了,这样的大智慧、大境界,有几个人能够理解?

      丁元英与世俗文化的格格不入,还体现在有一种执拗。通常看来,被认为处世成熟的人,也就是那种常常被主流文化所肯定的人,内心的想法和外在的表现是可以从容变换的,而被人们认为“不合事宜”的人往往不屑于为了主流文化的要求而改变自己的外在言行,因为他们认为那种改变是虚伪。当元英要去五台山小丹说没有办法请假陪他时,丁元英的回答很直接,小丹不免嗔怪他不能顺便装着表示一下遗憾,丁元英就回答:“这就是圆融世故,不显山不露水,各得其所。可品性这东西,今天缺个角,明天裂条缝,也就离塌陷不远了。”可看出他那他不愿意向世俗文化妥协的孩子气般的执拗率真。

       他其实是很善良的,希望人们能够充分认识文化属性,尊重客观规律,抓住机遇勤奋获取,他所做的一切也是在循循引导着身边人。但他坚守一条,就是帮助不是给予,人必须靠自己,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他帮人不是帮在表面,而是内心,是意图改变人们故以为是的世界观,让自己的认识从主流文化中冲出来,转变观念,尊重天道,回归自我。因此,接近他、了解他的人,逐渐被他的思想和人格魅力所折服,而认识了、理解了这种世界观,不知不觉中,“觉悟天道,名开天眼”,就被他“扒拉了灵魂”。 

      通常我们会认为孤独的人,内心爱的能力较弱。但从丁元英对小丹的感情来看,恰恰是孤独的人,一旦真爱起来,是会强烈、专注到极致的。他真的把小丹视为知己,至情至性:“人生冷暖论到极致,男人女人的一个情字。”“没招没术的感情,……剩下的,就是造物主给的那颗心了。”小丹回德国探亲,思念驱使他不远万里飞特拉维夫,陪伴她游耶路撒冷。当所有人都指责他对小丹临别前电话的冷漠、质疑他对小丹的情感时,他沉默着,他的感情没必要向任何人辩解、证明!“情感不需要证明,证明本身就是对情感的亵渎”,这只有小丹才能理解!他伤恸得吐血了,他是动了真情的啊! 

      但作为一个思索者,丁元英又是矛盾的。他“处处体现出对世俗文化居高临下的包容”,这种包容,其实就是自己坚信的真理无法融入实践的一种无奈的姿态。他在格律诗创办之初去五台山见佛,求的是个心安。他在边缘思索,企图清静无为,……小丹的坦然赴死,触击了他灵魂深处的所谓居高临下的包容!小丹抢先一步进了基督的窄门,她才是真正的明白人。小丹所达到的,就是他一直希望而没有达到的高度。佛讲一门深入,道讲清净自然,基督讲善恶有报。基督最了解人类,是基础;佛最了解宇宙,是升华后的更高境界;道教取法自然,或者规律。但是首先要了解自然与人类的互动关系,自然成就人,人也成就自然,人不能脱离自然独在,当人希望改变自然、实现自我的时候,清净无为就无地自容了。小丹要丁元英给她造一个神话,只是一个善巧方便,不如说她给丁元英指了一个安心的法门。她不怕失去他,因为丁元英的缘起为她打开了窄门,她成神了,所以她可以继续讲故事。丁元英如果想进窄门,也只能沿着小丹的路继续走下,找到自己的安心之所。若是继续清净无为的话,则永远只是一个身处其中、却欲冷眼旁观的消极避世者,他的心将永远不得安宁。

 

      不是因为我芮小丹——自性本来,最高境界

是女性就这么关注女主人公。芮小丹这个形象真的深深撞击了我。上网去聊,没有哪个读者不认为,她太完美了。

      她的完美是因为她内心的纯净。人世间最朴素的是心的本真。芮小丹就是一个真正为自己的内心而活的人,活得朴素、真实、恬淡、洒脱。从小到大不论优越的家庭条件和父母能给予什么,她都坚持通过自己的双手去获得自己想要的,这种收获不单是零用钱、生活保障这么简单,这是一种心灵的自给自足,一种勤奋、务实的生活作风。而这种简单的生活方式为她留有心中的净土提供了最大空间,使她能够以自己内心的愿望选择学业和事业,追求自己所爱,率性而为,不昧因果。从警,是因为刑警的职业让从小侨居异国的边缘感让她找到了主流社会的参与感,她热爱自己选择的事业,忘我地工作;对将来,也有着危机感和明确的打算。她骨子里还有着天生的傲气,这傲气不是指对待别人的高视角,而是对自己的高要求。她对待任何事情都是波澜不惊,对待任何人都非常淡定从容,再了不起的人,她只一句话:“这和咱们有关系吗,”因为在她内心,人从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她到北京找韩楚风了解丁元英情况时面对高规格接待所表现出来的傲气和尖锐,在面对冯世杰的巴结时坦然直接的说明,让人肃然。她尊重人性,哪怕对待罪犯王明阳,她也强调人的尊严和灵魂归宿感:“天国在你心中”,以发自内心的理解和尊重去引导。

      她的完美是因为她有着超然的境界。当生则生,当死则死。一个人连生死都能够超越,还有什么不能放下?她知道在她当上刑警的那一天,死亡随时会伴随着她,所以她很坦然自若地过着每一天,看淡了生死。丁元英接受了她的爱后,她没有奢望天长地久,只是珍惜能拥有的每一天,这是何等的洒脱,有几个女子能企及的啊。由于她的勤于思考学习加之良好的职业素养,更重要的是她自性本来、不昧因果的境界,她才能够在丁元英的感染和引导下,更懂得觉与悟,更容易领会天道与文化属性,升华了自己的思想境界,达到了人生的大觉悟。小丹的安然赴死,是唯美主义的升华,不仅留给了丁元英永生的魂和永恒的美,最重要的,还有对“作为价值”和“人生价值”更深刻、更本质的思考。

      她的完美是对生命和爱情的无比尊重。她喜欢的是有大智慧、大胸怀、心有大爱的男人。她爱上丁元英后,就向丁元英作了表白,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一切,而不管丁元英是否接受;丁元英接受她以后,她却时刻在做准备,这样的幸福生活能维持多久,即便丁元英想离开她,她决不缠着不放,万一丁元英不再爱她以后,她应该怎么生活;丁元英已经爱上她以后,她还在想方设法提高自己,思索将来的道路,积累能够和他平等对话的资本……在那个雨天,她险些牺牲在罪犯的枪下,之后的害怕,不是怕死,而是因为怕再也见不到丁元英;而在最后已预料到生命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要跟丁元英告别,是告别而绝非那个雨天的害怕,因为她心中已有爱,已无所畏惧,生命的长短已不再重要。窄门也好,正果也罢,首先要心安,心安才能得正理正解。小丹是真正的心安,“存在与永恒”她都坦然接受了,她是真正的天国的女儿。

      正由于我们常被世俗的东西束缚得太深,面对这样一个闪耀着自性光辉的女子,无法不羡慕、敬重。和作者重笔刻画的复杂的丁元英相比,芮小丹的简单、本真更深深打动了我们这些在过着普通日子的读者。希望我们能够和她一样,热爱现实的日子,勤劳地养活着自己,不亢不卑地、随性地为人,认清自己的内心,无论做事、为人,都能恪守和追求精神上的清洁、自由和豁达。
            

世上哪里寻觅这样的知己

      书中男、女主人公塑造得非常特别,而他们的爱情更让人许久无法放下。丁元英说的“造物主给的那颗心” ,“只要是需要证明的感情即有错” ,匝地有声,常常在我脑子萦绕着。

      本来丁元英和芮小丹是来自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他们不仅年龄相差十几岁,生活环境和人生目标原本也大不一样。起缘于对音乐更重要的是对丁元英的品质、品位、思想的好奇和敬爱,芮小丹开始追求他,她的真与善、对生命和爱的敬畏打动了他。共同的海外生活背景,共同的对文化属性的理解,使他们爱得深沉、爱得睿智、爱得超凡脱俗。清静无为的丁元英隐居古城的日子,要是没有芮小丹,他也许就这么一个人孤独地生活直到离开这座城市。芮小丹的出现不仅让他的生活有了色彩,而且让他重新认识了一种自性本来的真率的光辉。她以随性豁达、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领悟着、印证着他有关文化属性与命运因果不虚的理论。与其做一个居高临下的包容者,不如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实践者,她的实践修行让他这个试图苦苦修行思索的人,彻悟、珍惜、感慨,让他这个本来超脱世俗的旁观者投入了一场杀富济贫的商业实践,为的就是承诺送给她的神话的礼物……

     “此生得你红颜知己足矣!”这是丁元英的肺腑之声。在他们的爱情中,芮小丹是主动的一方, 她理解他,心疼他,她身上的简单真率呼应了他祈望已久的心灵需求,感动了他。一般而言,孤独的人很难被他人理解、也并不一定期望得到他人的理解,而这样孤独的人,在爱情当中就及其需要得到对方同一高度的内心呼应。丁元英这样一个淡泊证到“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的男人内心深处,其实一直渴望着一种他所需要的内心呼应,而这种内心的呼应就是一种博大的、温润的爱。无私、单纯、本真的小丹,给予了他这种爱。“你现在是有人疼的孩子了,”“乖”、“自家的孩子”、“疼”,她这样的招呼,这不是麻,不是酸,而是一种带着母性光辉、又饱含了理解的情感表达!她是真正地理解他——对女人有天生恐惧感的男人,本就是个极其渴望爱的孩子!

      这对相爱的人儿时时对对方的那种尊重和默契,让人羡慕而惋叹,羡的是他们妙不可言的心领神会,叹的是漫漫人生知己难求。无论丁元英多么不合常理的行为和深澳难懂的论调,小丹都会从容去看待、倾听、慢慢去体会,从不惊乍,即使当时不明白,她也会经过思考、觉悟达到理解。两人即便对对方有什么要求和期望,也是在充分尊重对方立场的基础上诚恳而谈,从未有过因相爱而改变对方的丝毫企图。这是对爱多么大的尊重。随着相爱越深,他们站的高度越近,心领神会得越多。丁元英去五台山参佛前,对芮小丹表达自己对保存品性的执拗,小丹没有象寻常女人那样听了觉得不适,而是心有默契地予以理解;小丹问丁元英“你对我开始厌烦了吗”时,丁元英“命题错误,答即有错”的回答;丁元英在接到小丹临危的最后一个电话时的无言,对于小丹来说,不仅没错,而且是升腾于内心的尊重,在可以预见结果凶多吉少的情况下,她的电话无疑只是传达了这样的信息:不管如何,我无憾无悔。事后丁元英独自沉在伤悼的痛苦里,没有向任何人辩解,因为只要小丹理解,就足够了。

     “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人生在世,可以有这样的知己,夫复何求!

      他们豁达如此的爱情,套在现实生活中似乎太不合常规。然而合不合乎常规,在于这个“规”到底是什么。读了这本书,我常常想,我们平常所认为的常规也许并不是常规,可能只是大部分人因寻找自己的社会认同而默认的所谓的规律吧!他们的爱情其实是发自真本性,很自然而然的。我们羡慕那样的爱情,能够理解小丹那种“存在与永恒都能接受”的坦然,能够欣赏小丹在与元英相爱之初就没指望过天长地久、丁元英对小丹的未来不用打算的豁达,佩服小丹“爱与驾御没有关系”“拿得住的不用拿、拿不住的不能拿,拿什么,爱就是了”的勇气,可要真换了是自己,在现实里,我们却绝对做不到!我们爱一个人时,不可能不想到占有;我们付出爱时,不可能不想到未来;我们要求婚姻,要求责任,要求这要求那远远超出了爱的单纯,而变成了负担和责任。说到底,我们还是自私的,付出爱,就是为了占有对方的心,甚至想垄断它,要一生的专一和厮守。说到底,我们没有回归到真本心,不是纯粹的爱情,而是企望通过爱情,为自己得到些什么……

      最喜欢读丁元英与小丹相处的那些章节,他们在小丹家,在工夫面馆,在夜色的王庙村,在古城广场,在火锅店,在耶路撒冷。不是为了看爱的缠绵,这两个何等聪明的智者、精神上的知己和挚友,碰撞出的那些思想火花,何等精彩,让人不住地拍案叫绝后,深深地思索着。

      好象对自己会爱上这本书、爱上这两个人有先知先觉一样,2007年初秋,我迢迢千里,去了一趟书中他们呆得最多的地方——古城聊城。这座古城给我的印象是两个字:“古,静。”当时还不知道这本书。现在,读它读得深了,回头想去,他们俩在古城里相识,漫步,走过东昌湖那长长的拱桥,古老的光岳楼,四面环绕的古运河,还有小丹跳街舞的广场,他们吃工夫面的巷口,仿佛在我脑海里一一地重现了……忽然真想重返那座安静的古城,缅怀一番,就为丁远英,为小丹,为他们俩的知己感。虽然现实当中他们并不存在,但我敬重这份情感,这种清洁的精神。

 

友谊和信任——人性珍贵的光辉

      书中围绕在男女主人公身边的几位好友韩楚风、欧阳雪、肖亚文,都非常生动可爱,他们对朋友信任和理解,凡事善于思考,能够为他人着想。用韩楚风的话说:“是明白人”。

      韩楚风大气、实在,是事业和生活的成功者。他对人生价值的思悟与丁元英虽截然不同,但许多层面上可以理解和对话,因为他是以另外一种务实的方式去实践着文化属性与天道。他认为个人的平等、尊严在等级社会里不应该受到伤害。他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珍视友谊,肝胆相照。

     肖亚文聪明、干练、做事极有分寸,能够清楚地认识自己,对未来有清晰的规划,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有自知之明。她代表着这个社会中一批独立、自信、能干的女性,她们都想有所成就,而这种成就源于基础、源自积累、源自机遇、更取决于自己的把握,而如何把握,仍是一个“悟”字当头——悟的是什么?就是道,是规律,是事物的本来面目,是深藏于种种表象之下的因与果。她对丁元英说过的“随缘惜缘不攀缘”是用心去理解并用于与朋友相处之道中的。在中国长期以来的社会价值体系支配下,谁交朋友不是想“多个朋友多条道”?通过所谓的友谊换取些什么、趋炎附势,已是正常的思维和社会现象。真正以自己的心去对待朋友、珍惜缘分,难啊。

     欧阳雪求真务实,处事得体,知进退,从不对自己过高期望,也从不奢求不切实际的东西,却靠着自己的勤奋、丁元英的指点,获得了更多的东西。有着丁元英这样的资源,欧阳没有想过靠这个高人发财,却用一颗平常心为自己赢得更多,得之有道,悖而不得。她对小丹那种真心的依恋和关爱最让我感动,能有这样的好姐妹,是一辈子值得珍惜的。

 

音乐的力量

      音乐是这部小说的一条主线——音乐、唱片、音响、发烧友、音响公司。男女主角的爱情也源自于音乐——《天国的女儿》。最后原是卖唱片的刘冰,拿所谓的格律诗公司原始文件敲诈欧阳雪时,欧阳雪说,“刘冰,你听了那么多的唱片都白听了,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来。”是的,刘冰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欣赏音乐,他只是把音乐当作赚钱的工具罢了。

      能够真正用心灵去欣赏音乐,会发现音乐那种净化心灵的力量。芮小丹第一次在丁元英家见识了音乐的力量后,一直被那种纯净到一尘不染、震撼到人的灵魂深处的声音激荡着,她一遍遍地问自己:是心灵的感应还是灵魂在寻找寄托?音乐为内心纯净的她打开了另外一片更高远的天空,也自此把给她带进了美好的爱情。作者描述音乐的那些文字,妙曼动人,如描写罗德里戈的《阿兰胡埃斯小提琴协奏曲》的琴声,“激情、凄美和哀愁,仿佛一片片揉碎的心在秋风里飘落。”丁元英对三位小提琴大师演奏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的评价是多么地精彩和吸引人啊。

 

还算改编成功的电视剧

    24集电视连续剧《天道》是小说原著者豆豆自己改编,《亮剑》的名导张前导演。除了为数不多的改动和删节之外,电视剧的剧情基本是忠于原著小说的,主要演员都选得合适,取景真实,演绎手法很细腻。但总体感觉一些细节太过强调了,使得剧集有些拖沓,特别是有关王庙村生产和格律诗创办过程中的细节太多,给人予沉闷感,叙事节奏也把握得也不太好,而原著里一些精彩的对白却没有体现,很可惜。

      我所欣赏的王志文演丁元英,光冲着他就想看这部剧集。一向喜欢王志文的声音,还有那种思索者睿智深沉的气质、不落俗套的个性和让女性怜爱的略带些病态的美。他那种与娱乐圈和这个社会规则格格不入的本色最适合演绎丁元英了。可看完24集了,怎么说呢,可能是小说以文字塑造的男主人公太立体太深刻了,真的很难演,他演得大部分算到位了,但对女主角的深情没有到位。他俩有些对手戏给人不是特别协调的感觉,但我觉得不是女主角的原因,而是他的原因,似乎对这段超凡脱俗的爱投入得不够。

      反而芮小丹演得很好。导演选了被称为氧气美女的左小青,这个年轻演员虽然不如书中描述的那般美艳,却有着作者笔下的芮小丹那种干净、英气、灵敏的气质。电视剧开头几集拍得很拖沓,但随着芮小丹戏份的展开,观众逐渐被这个姑娘特别的个性带入了情节。她演得很自然、真实、投入,没有一点刻意,那种爱、那种真、那种豁达和随性,追求爱情时的义无返顾、接人待物的爽直真率、缉拿罪犯时的机勇敏捷、审理罪犯时的聪慧从容、哪怕扮演卧底时的那点玩世不恭和眉宇间的风情,活生生的就象芮小丹在眼前。看到芮小丹死那一集,泪水几乎把我泡软,伤痛,更多的却是感动、感慨!虽然一个如此完美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但这个天国的女儿,已进入了基督的窄门,不但在深爱她的丁元英心中,也在观众心中,升华为永恒的记忆、永远的感动。

      看完剧集,再抱着小说仔细回味着文字和章节,脑海中浮现出剧中人物的表情神态,栩栩如生……这样从两种不同的角度来欣赏同一部自己喜爱的艺术作品,更觉得了它的感染力。

     小说里丁元英远飞特拉维夫陪伴小丹游耶路撒冷一节,是他们爱的高潮,也是两人深入探讨宗教与人性的精彩章节。丁元英迢迢万里飞到小丹身边,这个恬淡冷静的男人也有对爱至情至圣的大情人的一面,让小丹深深地感受到了被爱的幸福。在三大宗教圣地的耶路撒冷,看着战乱给人们带来的惊恐悲凉,他们探讨着救主与自我拯救、命运的因果不虚。小丹在哭墙前,坦然告诉元英,存在和永恒她都能接受,没有什么分别。当看到她的结局后,回过头来再读这节,虽感伤得难以自制,但对她临终前唯美主义的选择有了更深的理解。可惜电视剧可能因剧组无法赴以色列拍摄,这部分没有一点的表现,深深遗憾。

      一本书能让自己的精神满满的,真不容易。我最大的感慨是,当我们已适应了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念和潜规则时,自己还能为这些作品感动、思索,说明自己的心并没有随波逐流,还能坚守心底的那些真善和率性。这是“能为自己而活”的多么重要一点啊。

                                          2008130日凌晨,完稿于珠海家中)

 

作者新浪小窝:

http://blog.sina.com.cn/kittyqiuqin

 

关于我两次去古城聊城寻访丁元英和小丹的足迹:

《古静聊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5b533f01008d20.html 

《重返聊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5b533f0100l7az.html 

 

  品读豆豆的处女作《背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5b533f0100bpsz.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97)|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