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茶的心情小窝

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日志

 
 
关于我

青梅对绿茶说:感觉活着很累,活着就是为了等死!绿茶对青梅说:不,你活着不是为了等死,是为了等我!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虱子的故事  

2013-09-16 19:24:05|  分类: 心灵小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虱子的故事 - 绿茶 - 绿茶的心情小窝

:绿茶/:网络

前段时间,央视《道德观察》节目播放过刘清伟二十多年如一日在海岛上当护林员并守护好几个猴群的故事,不消说,全国道德模范的事迹很容易让人动容,使得之后绿茶经常回想起他,也回想起那里的猴子。

茶是很喜欢猴子这动物的,因为猴子很多动作情感与人类非常相似,它们在吃饱喝足后有的嬉戏玩耍,有的乱追乱打,有的安静躺在母猴怀里,而躺在母猴怀里的小猴也一定是被母猴抱着,母猴一会儿挠挠小猴的头,一会儿扒拉下小猴的毛,眼睛紧盯着看,那种认真的动作状态,像似在帮助小猴找虱子,真是令人感动有趣。

此情此景,不禁使我想起小时候,母亲帮我捉虱子的情景。

其实,有过黑白电视机美好记忆的人,大多也都有长虱子的经历和感受。那时的生活,即便被褥母亲晒得很勤,绿茶的衣服母亲换洗得也很勤,可环境条件所限,自己的身上、头上还是会长许多虱子。一开始,那种被虱子咬的感觉很难受,后来随着虱子数量的增多,被咬的感觉也没有那么强烈了。应了那句:“虱多不咬,债多不愁”的话。母亲怕小小的绿茶被虱子咬坏了,就经常帮绿茶捉虱子,尤其是冬天,中午的太阳把一切都晒得暖融融的那会儿,搬个小板凳儿,就坐在院子里,先从头上捉起,发现虱子后,母亲就会提醒绿茶,不要动!然后,只感觉两个大拇指甲一挤,“咯嘣”地声响就传到了耳朵里,那声音很脆、很响。头上的虱子多时,就会出现连续的“咯嘣、咯嘣”地响声,时间久了,无论是母亲捉虱子,还是绿茶被捉虱子,只要听到“咯嘣、咯嘣”地声音就上瘾,就舒服,就解气。很喜欢懒洋洋的依偎在母亲怀里,那种温暖那种惬意可舒服了。棉衣上的虱子更难找,虱子们都狡猾的藏进了衣缝里,特别是那些个叫虮子的虱子卵,白花花的躲挤在衣缝的各个角落,多时一溜溜,一片片的,母亲常是大拇指甲盖顺着刮,然后再去挤压,实在是消灭不掉就烧上一锅水开汤了,会有漏网之鱼,往往晒干的衣服还能看见空瘪的、白花花的一溜一片。

虱子,在一些文学大家的笔下,被描写的活灵活现,有的甚至被推崇赞美。

周作人在《虱子》一文中,赞赏的一种观点是,身体与衣服的洁净,就是灵魂的不净。虱子被称为神的明珠,爬满这些东西是一个圣人的必不可少的记号。他认为,虱子在中国文化历史上的位置并不低。他讲到,晋朝的王猛的名誉,一半在于他的经济的事业,他的捉虱子这一件事恐怕至少也要居其一半。他还写到,二十世纪之初,梁任公先生在横滨办《新民丛报》时,有一位重要的撰述员,名叫扪虱谈虎客,可见,在当时这个还很时髦。[此段摘抄]

我们大多都读过鲁迅的精典之作《阿Q正传》,这里关于虱子的描写很灵动很深刻。大意是,王胡和一帮乡邻在墙根下捉虱子,阿Q走了过来,他平时是看不起王胡的,此时对他依然不屑一顾。可气的是阿Q眼睁睁看见那王胡从领子里翻出一只大号的虱子,王胡很得意的将那只肥大的虱子喂到嘴里,还发出啪啪的嚼声。阿Q被激怒了,他决不甘就这样输给王胡,于是也解开裤带捉虱子,可惜找了半天都是小而瘪的虱子,他不甘心,又找了一遍,也只勉强捉到一只中等大小的虱子来。

这些文学大家的描写,往往使人们认为,这是艺术加工后的文学故事。其实,这些故事在历史和现实中都确实是很多很多的,网罗关于虱子的资料,就会发现以下五花八门:

据载,王安石不修边幅,不讲卫生,衣缝中常有虱子相伴。有一次,作为宰相的王安石,在朝堂上和皇帝讨论大事。王老先生口若悬河,大谈改革之事。开始,神宗还认真地听着,一会儿他的注意力就分散了,眼睛直直地盯着王安石的胡须,并不由自主“哧”一声笑了。大臣们呢,本来听得很入神,看见皇帝乐了,不知是啥原因,就顺着皇帝的目光望过去,眼光停留在王安石的胡须上,接着,一个个捂着嘴,偷偷乐起来,有的实在忍不住了,还咯儿咯儿笑出声来。[引自网络]

王丞相不高兴了,心想,我讲错了吗?他纵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猜不出大家笑的原因。这时,旁边一个叫王禹玉的大臣告诉他,丞相,一只虱子爬在您胡须上来回散步呢。王安石一听,臊得满脸通红,忙叫人来捉虱子。虱子捉住了,在大家哄笑声中,王安石更是不知所措,掐了吧,固然不雅,放了吧,实在不好意思。见此情景,王禹玉朗然吟道:“屡爬相须,曾经御览。不可杀之,或日放焉。”意思是说,这只小东西,把宰相胡须当操场,还经过了皇帝的观赏,算了,就不杀它了,还是放生吧。说完,扯一下王安石衣袖,王安石醒悟过来,夸道:“王大人好诗呀,老夫恭敬不如从命。”说完,趁机扔了手中这个棘手的小玩意儿。这事,王安石记住了,宋神宗也记住了。一次,神宗需要一个中书舍人,即做皇帝专职秘书长,他在脑子中把大臣齐齐筛选了一遍,想到了王禹玉,说这人才思敏捷,就选他吧。[引自网络]

当然,有比王安石气定神闲的。前秦苻坚的丞相王猛在发迹前,有一日,被东晋大司马恒温“褐而诣之”,人家王猛面对威震天下的枭雄恒大将军,却“一面谈当世之事,扪虱而言,旁若无人”。当然,倘若王猛后来仍在家里整天扪虱,这事也就不广为人知了。正因为后来王猛成了苻坚丞相,大展雄才,助苻坚扫平江北,威服诸国,才使这扪虱而谈成为千古佳话,传为美谈。[引自网络]

那要说近代的捉虱大家,当属毛了。延安时期,美国友人斯诺不远万里来到延安。毛与之对坐谈话时,敞着衣襟,一面扪悠闲地捏着衣服上的虱子,一面和斯诺侃侃而谈。当然,那一刻,无论如何,接受西方礼仪熏陶的美国人斯诺不会理解毛这种异乎寻常的举止。反过来,对于伟人毛来说,眼前的这个美国人如何看待自己聊天时还扪杀虱子,他自己也一定不会介意于怀的。[引自网络]

这里,不是说毛不拿斯诺当回事儿,绿茶觉得除了有伟人的气度外,那也是当时的生活条件使然,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长征》影片中有一段情节是这样的。周总理生病了,邓颖超正在灯下给他捉衣服上的虱子,恰好毛走进了屋,看到正忙着捉虱子的邓颖超,毛操着湖南带调门的口音不无幽默的说:“小超,你是抓了一个排呢?还是一个连?”邓颖超苦笑着说:“已经捉了178个”。现在想来,周总理居然可以忍受一个加强连虱子的叮咬,不能不说是能容人的大度宰相啊。从这一细节看,那种被虱子叮咬的生活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引自网络略有修改]

在过去的农村,最起码是绿茶曾经生活过的农村,这种虱子成群的事儿也是经常存在的。特别是冬天,人们闲来无事,暖融融的太阳照得人发懒,或墙根下,或草垛旁,总会有许多人聊着天,毫无顾忌的当众从裤腰或者棉袄里找出一只只虱子,用指甲盖挤得血肉横飞。其实,按现在的眼光来看,我们也可以把它当做一道另类的风景来欣赏了。

虽然,虱子是一种小生灵,经常与人类为伴,靠吸食人的血液生存。赞美它也好,亲近它也罢,但是,从人们的心里,还是对虱子恨之入骨的。人们厌恶它,试图叫它们断子绝孙,或用指甲掐,或用开水烫,不管怎样对待它,它都绝不记仇,始终不离不弃,与人为伴,势与人类共存亡。要是站在虱子的角度讲,真正算得上够执着,够朋友,够真诚了。

想起虱子,就会更多的想起贫穷的农村人。“穷生虱子富生疮”,虱子是穷人养的家虫,但绝对不似鸡狗猫猪一样亲切。想起它们,就会想起那些贫困的岁月,锅灶燃炊烟,土炕铺破席,穷人自己吃不饱穿不暖,还得用瘦弱的身躯去喂养那些可恶的寄生虫。

想起虱子,如同想起“老朋友”,好像那种小玩意儿又在身上爬行蠕动,感到浑身发痒,仍然有不自在不舒服的感觉。时光是把刀,总会把今天的事变成过去故事,时过境迁,曾经的宿主也就原谅了寄生虫,一回头就会发现,随着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卫生条件得到逐步改善,虱子滋生繁衍的环境越来越少了,它们离彻底消失绝迹可能也为时不远了!

想起虱子,有点感触,有点亲近,还有点心酸。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